天理何在?對於允兒來說,天理就掌握在面前這對無良夫婦的手中啊,隻不過她一直不甘心而已,正是那句我命由我不由天,鼓舞著允兒一直和所謂的天理抗爭,她始終堅信,天終歸會有放亮的那一天。

而且要知道她比李順圭年輕兩歲、比李夢龍年輕瞭快十歲,所以她完全可以熬死這兩個人,到那時允兒都想好瞭,哪怕自己癱瘓瞭也要重新站起來,而後抱著個收音機去他們的墳頭蹦迪去,歌曲就是gee好瞭,哪怕她那時候老年癡呆瞭也不會忘記怎麼跳的。

於是現在呈現在李夢龍眼中的畫面就是允兒被李順圭欺負的同時,臉上卻露出瞭憨厚的傻笑,如果不是很瞭解這個丫頭,都要以為她被虐有快感呢。

既然都被李夢龍吵醒瞭,兩個丫頭幹脆也就不睡瞭,允兒還跟在他屁股後面追問著拿這麼多錢要去幹嘛,如果是投資的話,她允兒也要摻一股的,她有房子可以抵押的呢!

直到看到瞭一樓侑莉睡著的模樣,那紅腫的眼睛任誰都知道有多不對瞭,再聯系著李夢龍借的這麼多筆款項,一時間允兒也摸不透侑莉為什麼要用這麼多錢。

不過作為貼心的妹妹,她還是偷偷在鄭秀妍那邊翻到瞭一包眼貼,而後溫柔的貼在侑莉的眼角,至於為什麼不用她自己的,允兒會很是理直氣壯的說:用自己的不是費錢嘛!她現在很窮的!

帶著兩個人走瞭出來,在車上不怕侑莉聽到,所以允兒開始自己無盡的暢想:侑莉歐尼不是懷孕瞭吧?需要用錢去解決;要不然是在傢裡過失殺人瞭?需要用錢去擺平:再不就是她想要買房子瞭……

總感覺允兒是有潛力當編劇的,不過要是喜劇編劇,畢竟如果言情劇請她執筆的話,那通篇的狗血一般人是受不瞭的,比如說男主角發現自己是女主角同父異母的哥哥,而後為瞭分手去故意勾搭女主角的閨蜜,結果女主角傷心的同時男主角發現原來閨蜜和女主角在醫院時被抱錯瞭,於是男主角又開始……

先帶著兩個丫頭吃瞭點食物,這次可是實打實的李夢請客啊,反正允兒都打算好瞭,以後她就賴上李夢龍瞭,她一分錢都沒有瞭吃什麼喝什麼?至於信用卡這種東西就被允兒暫時性遺忘瞭。

至於現在出來的主要目自然不可能是吃東西,而是要去銀行轉錢的,這種大筆金額的交易隻能本人來銀行操作,好在都是vip瞭,所以弄下來倒也輕松的很。

大幾個億說轉就轉出去瞭,連個欠條都沒有,也就是李夢龍這關系瞭,雙方誰也沒有什麼負擔,否則就算是父母們過來瞭,要這麼多錢也是要稍微考慮考慮的啊。

“oppa,作為你的頭號大債主,我個人覺得你可以請我們去吃飯瞭!”

“不是剛剛吃過沒多久嗎?”

“骨頭湯?一萬塊的套餐?我可是借瞭你好幾個億的人呢,你怎麼好意思請我吃這些的?”允兒誇張的說道。

“準確是一萬二的套餐,那兩千塊被你吃瞭?”李夢龍認真的糾正著:“至於請你吃飯就算瞭,我要努力攢錢爭取早日還債啊!小草app能下吗!”

“別啊,再怎麼攢也不差這十幾萬啊,還是咱們去吃掉吧,最近聽說阿拉斯加那邊的帝王蟹已經到貨瞭,我們找個館子搓一頓吧?”允兒滿是誘惑的說道,而李順圭則慚愧的表示她確實動心瞭。

於是在總額超過十億的兩位債主的強烈要求下,李夢龍能說什麼呢,不都說欠債的才是大爺嗎?為什麼這兩位一點對待大爺的態度都沒有?

不過也是李夢龍著相瞭,人傢那些是大爺的都是不打算還錢的,但是李夢龍敢嗎?他要是敢不還錢,少女們估計還巴不得呢,這樣就有充足的借口可以玩死李夢龍瞭,所以為瞭自己的安全,李夢龍覺得還得催催李恩熙那頭。

張開瞭眼睛,直愣愣的盯著慘白的房頂,侑莉已經一動不動的保持這個姿勢很久瞭,一開始是腦子有些亂,她要想想她在哪、又發生瞭什麼,隻不過之後就想起瞭自己傢裡的那堆事情,心裡又再次憂鬱瞭起來。

一直隨著畫面走到瞭昨晚和李夢龍的碰面、在他的肩頭放聲大哭,這時侑莉才難得的多瞭一絲害羞的表情,默默的坐瞭起來,房間裡隻有臺燈還散發著微弱的燈光,可以讓她能看清此時的時間。

侑莉哪怕腦子秀逗瞭也不會認為中午十二點的天色會漆黑的厲害,如果被她撞上瞭日全食她也認瞭,所以不出意外她從昨天清晨一直睡到瞭隔天午夜,整整快二十個小時?

雖然不敢相信,不過這就是事實啊,其中有安眠藥的功勞,當然也是因為侑莉太累瞭,不過睡的太多瞭這頭也有點暈乎乎的,隨手抄起桌旁的水杯打算喝一口,結果就被那滾燙的水杯差點燙到。

不過侑莉卻沒有任何的不滿,因為能想著給她的杯子裡蓄滿熱水一定是李夢龍的好意瞭,所以她幹脆坐在那裡輕輕的吹著熱水小口的喝著。

喝水的同時她才發現整潔的桌面正中還有個白色的信封,本能的覺得這就是給她的,所以侑莉緩緩的把信封倒瞭過來,裡面東西很少,隻有一張銀行卡和一個便簽。

侑莉的手已經有些顫抖瞭,雖然昨晚過來找李夢龍就是有求他幫忙的意思,不過實話說侑莉自己也很是矛盾的,在韓國很多人寧可去借高利貸也不會去找熟人借錢,能不能借出來是一方面,更多的是社會的風氣就是如此。

所以一天的時間李夢龍就把這麼多錢湊瞭出來,怎麼能不讓侑莉感動,深吸瞭幾口氣,再次翻看瞭那個巴掌大的便簽,甚至都能隱隱聽到李夢龍那溫暖的聲音:我沒有和任何人說起這件事,這筆錢丫頭們每人湊瞭兩億,先把她們的還上吧,我的就不急瞭,大不瞭等我老瞭去你傢養老。

我記憶中是沒有父母的,但我知道傢人是什麼感覺,如果你們中的任何一人把我的傢底敗光,過來和我好好聊一聊,我會選擇原諒你們的。

不要有任何負擔,自信的做出決定,無論何時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你的傢人,李夢龍留。

把便簽握在瞭手心,頭用力的仰瞭起來,她真的不想哭瞭呢!

韓娛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