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不是因為自己在開車,孫凱真恨不得現在上去好好抽王老師幾個大嘴巴。

王老師被拽上車,一看見孫凱什麼都明白瞭,自己這是被抓瞭,她心裡頓時湧上一股絕望來。

怎麼辦,陳大哥還在生氣,他還不知道她被抓住瞭,她自己又改怎麼逃出去孫凱的魔掌。

王老師知道孫凱這個人,落進他手裡是肯定不會有好結果的,如果……自己真的被他被糟蹋瞭,那……這輩子她和陳鋒都不可能瞭。

王老師在這一刻,心裡好後悔,後悔沒有像孫老師說的那樣,為自己的幸福爭取一次,後悔自己為瞭那點不重要的矜持而耽誤瞭終身大事,後悔沒有將心裡的話早早說給陳鋒。

王老師努力掙紮,想掙脫開那兩人,可她一個女人,如何能讓是那兩個人的對手。

嘴被堵著發不出聲音,眼淚在眼底打轉。

孫凱恨恨道:“她要是再敢亂動,你們兩個給我狠狠抽她幾個大嘴巴。”

結果後座一個男人萎縮道:“那哪兒行啊,這臉要是打腫瞭,回頭多敗壞興致啊。”

另一個道:“說的是,老子還是喜歡碰這種,白白嫩嫩的女人。”

“呸,臭娘們,你們倆等著,我就要這娘們第一次,等我玩完她,隨便你們怎麼弄她、”孫凱心裡得意,他在孫老師身後跟瞭那麼多天,直到今天才找到機會。

等到瞭地方,回頭說什麼也要好好收拾這個賤人。

王老師頓時心驚不已,身子因為恐懼忍不住在顫抖,孫凱他竟然……竟然打算用這麼無恥卑鄙的手段來對付她。

王老師身子抖的厲害,可她掙紮的也更厲害,她想跳車,就算死,也不能落到孫凱手裡。

可是她的掙紮對後座壓著她的兩個男人來說,完全沒有任何意義,

那兩人從車座下取出一段繩子,直接將王老師給捆住,用佈將她的嘴塞住。

王老師不知道孫凱要帶她去什麼地方,他隻能感覺到路面越來越顛簸,她整個人都快被絕望給淹沒瞭。

孫凱他們誰都沒註意到,後面遠遠的還跟著一輛黑色的車。

車上的人,已經將王老師被抓的消息告訴瞭遊弋。

遊弋計算著時間,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早瞭陳鋒感到那裡,人還沒帶過去呢,晚瞭,怕王老師出事。

青絲很著急,一直在問遊弋,能不能給陳叔叔打電話瞭。

遊弋一直在看時間,王老師7點多出門,按照正常時間來算,要八點多才能到。

等時間到瞭8點半,遊弋摸摸青絲的頭:“好瞭,可以瞭,你可以想辦法告訴你陳叔叔,讓他去英雄救美瞭。”

青絲趕緊撥通瞭陳鋒的手機,不過沒有人接。

青絲慌瞭:“爸爸,怎麼辦,沒人接?”

“不急,打他們部隊的電話。”

遊弋立刻撥瞭陳鋒部隊的電話,說,他是陳鋒老戰友,找他有急事。

於是,那邊的人趕緊去圖書館找陳鋒瞭。

陳鋒一聽是遊弋找他以為是有什麼要緊的急事,趕緊跑來。

……

Boss兇猛:老公,領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