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怎麼辦?”

眼前著周瑜的人在大殿之內大動拳腳,許褚低聲問瞭一句,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現在就可以聯系寺外的關羽,到時定能將這些人全部擒拿,可劉瀾卻沒同意,搖搖頭,道:“再等等。”就他所看到的情況來說無外乎是周瑜的人在臨陽寺動手傷人,可他心中就是奇怪,總覺得這事沒那麼簡單,再看看,最少要弄清楚緣由再拿人。

刀劍無眼,一眾人避在大殿一角,就在這時,就聽臨陽寺主持高宣佛號,道:“幾位施主到底是什麼人,為何來本寺滋事傷人?”

周尚嗤笑一聲:“瞎瞭你們的狗眼,竟連某是誰都不知,翼德,一個不留!”

“諾!”周尚四人當中劉瀾唯一不知道身份那人一臉絡腮胡,握著一把環手刀兇神惡煞的樣子還是有三分酷似張飛的,這時隻聽他大喝一聲:“俺乃張飛張翼德是也,你們這群禿瓢直娘賊,看俺今日將你們的禿瓢一個個砍落當夜壺!”

護在劉瀾身前的張飛眼珠子都充血瞭,渾身氣得發抖轉身看向劉瀾,那意思分明是向劉瀾請命,不能再讓這些人敗壞主公和俺的名聲瞭,可張飛卻失望瞭,他發現主公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笑瞭,也確實像李逵李鬼這樣的事情也能出現,能哭笑不得嘛,不過這事可越來越有意思瞭,但同時也更證實瞭他之前心中猜測,這些人就是要激化他與廣陵僧人之間的矛盾,周瑜啊周瑜,本以為你我之間的交手早已結束,可沒想到你卻這麼記仇,還惦記著我呢。

張飛的名頭大不大,如果就整個大漢朝來說,他的影響力現在並不大,但在關東,他的名聲可就有些恐怖瞭。隻要是涉及到徐州甚至是劉瀾的話題,往往都是先說到這兩位虎將,其次也是劉瀾,可見作為劉瀾身邊爪牙之一的張飛以報上名號之後現在會有多大的反應。臨陽寺主持長嘆一聲,知道大禍臨頭瞭,可是他還想做最後的努力,最少也要為這些無辜信徒脫罪啊,深吸瞭一口氣。對著假劉瀾(周尚)和假張飛,解釋,道:“阿彌陀佛,適逢我佛門齋日,小僧也是迫於無奈隻得在夜間說戒,絕不敢半點逾越行為,更不敢與朝廷相抗,還請使君饒恕一幹信徒,但有罪責,小僧甘願領受。”

“不敢與朝廷相抗?禿瓢。你莫要將罪責推幹凈,你剛才說瞭什麼你不清楚嘛,四大皆空,你這簡直就是在惑眾公然造反,照你這麼說,什麼廣陵太守、徐州牧守在你眼中都是空瞭?

“阿彌陀佛,老衲方才所言四大皆空,乃指地、水、火、風也,便如經書所言金木水火土五行一般,若如施主這般說法。我佛門當真四大皆空,那自漢明帝以降歷代天子又豈會信我佛教釋門?”

一直沒說話的周尚哈哈大笑:“禿瓢,你到是生瞭一張好嘴,可你休想哄騙於我。”說著對著身邊之前以玉匠身份出現的中年。道:“仲康,與仲康一並將這禿瓢給我拿下帶回郡守府治罪。”

那玉匠居然扮許褚,劉瀾一直以為是徐庶呢,看來周瑜隻知道許褚其人,並不曉得他的外貌,畢竟他可沒有張飛那麼出名。

就在那假冒許褚的玉匠向主持撲殺而來的一刻。許褚卻也一個健步沖出,奈奈的,當得知那人居然冒充自己的名號,許褚早已火冒三丈瞭,頭腦發熱之際早忘瞭主公根本沒下令,幾步到瞭面前玉匠面前,他也算是有些身手,可在許褚面前剛有所動作就被後者一拳打懵瞭,接下來別提反抗瞭,簡直就是被吊打,血肉模糊媽來瞭估摸著都認不出來瞭,眼瞅著這小子連站也站不起來瞭,許褚許褚才算是出瞭心中這口惡氣:“直娘賊的賊子,冒充誰不好居然冒充起爺爺我來瞭,你也不去打聽打聽你許褚爺爺的名號那是隨便就能冒充的?”

許褚那邊動手瞭,劉瀾索性也就不攔著瞭,那邊的假張飛同樣被揍瞭個血肉模糊,不過此時劉瀾卻更關註對面這位冒充自己之人,與張頜走到大殿正中,笑道:“今天算是這麼多年來最優意思的一天瞭,若非親眼所見,還真想不到周瑜會想出這麼一計來對付我。

“啊哈,原來是你。沒想到你居然還敢潛入廣陵,真是好大的膽子。”周尚轉向主持:“今日爾等僧侶若能助我將這幹嫌煩悉數擒拿,我劉瀾保證,今日之事既往不咎,甚至許爾等繼續留在廣陵佈道傳教,如何?”

“……”寺院主持表情急速變化,雖然劉瀾的誘惑蠻大的,可這三人畢竟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對他們有恩,於情於理都不該見利忘義才是,可是如果不答應,那結果恐怕隻會更糟糕,就在主持猶豫的一刻,寺內不少僧侶和信徒已然堵在瞭殿門口,將大殿封瞭個嚴嚴實實,周尚一見到此,立時大喝一聲:“主持你還猶豫什麼,還不將這三人拿下!”

劉瀾站在殿中揚天大笑:“主持,切莫上瞭這小人的當,實不相瞞,在下才是如假包換的劉瀾,而他才是其口中所說的惡徒,諸位如果不信,我與他大可掏出州牧印信來以證清白,到時誰掏的出,誰便是劉瀾劉使君,在座諸位以為呢?”

是啊。信眾和僧人們現在算是看明白瞭,兩人居然都號稱劉州牧,也就是說二人之中必然有一人是假,可要分辨真假,那就像這位‘劉使君’所言,隻要能拿出州牧印信者,必然是真的。

周尚有些慌亂起來,紅著脖子正想著如何應對,突然福至心靈:“州牧印信豈會隨身攜帶,隻有假冒者才會隨身攜帶招搖撞騙,諸位千萬不能聽信瞭他的花言巧語啊!”

“居然沒上當?”劉瀾笑著抽出一枝響箭,上引之後,道:“不過我還有一個辦法來證明真假,諸位稍等。”說著劉瀾扣動手弩,響箭破屋而出,天際立時響起一道刺耳鳴響,隨後寺內湧進大群官兵,第一時間便將殿外僧侶百姓全部捉拿。

關羽一路大步入殿。正好與劉瀾目光相會,剛要施禮,便見諸侯目光一沉,冷冰冰的道:“雲長。速將這幾賊人拿下!”

“諾。”

那邊關羽吩咐人手捉拿周尚等人,而劉瀾則來到主持身邊:“現在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劉瀾瞭吧?”

“險先上瞭賊子的當。”就在主持心中慶幸之際,突然就聽得一聲斷喝聲,周尚在一連傷瞭兩名士兵後張飛一抽殺豬刀直向他沖去,兩人交手僅數合。便被張飛打倒在地,殺豬刀順勢就要取下他首級的一刻劉瀾在一旁叫道:“翼德莫下死手,此人務必留活口!”

“諾。”

張飛順勢收刀,將起提起在半空之中,來到主公面前,將其仍在地面石板之上,劉瀾蹲下身,看著他嗷嗷慘叫道:“你叫什麼?”

“周……周尚!”

“周瑜派你來的?”

“是。”

“他現在在哪?”

“……”

“不說?”劉瀾站起身:“你不說有人會說。來人,把他帶下去。”周尚被帶瞭下去,玉匠假許褚又被帶瞭上來。可萬沒想到他當著劉瀾的面竟然咬舌自盡瞭,看著都疼,擺擺手讓侍衛將屍體拖瞭下去,可事情遠沒又結束,那假冒張飛的漢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一枝箭矢直插入腦,連哼都沒哼一身,就在眾人面前死瞭。

眾人追出殿外,卻見行兇者乃是那位南華徒弟,一躍而上屋頂,順著高墻隱沒在夜色之中。隻不過他最後卻留下一句:“劉瀾,我師父有話對你說,你若願聽,可到東城外神武觀來。記住隻能你一人前來。”

~~~~~~~~~~~~~~~~~

臨陽寺鬧得一塌糊塗可謂是驚動瞭滿城百姓,都道是劉使君對佛教徒下瞭殺手,一時間城中百姓人心惶惶者有之,拍手叫好者更多,然而在這其中卻有一人卻始終抱著看熱鬧的心態等待著此事的結果,當然他如果知曉今夜這場好戲連劉瀾都身處其中。卻不知又會是個什麼反應,說瞭半天此人是誰啊,自然是周瑜周公瑾是也。

神武觀內,自夜食之後周瑜便一直在院中喝著酒撫著琴,好不自在,可是當一位老者出現後,並將臨陽寺最新進展告訴他後,周瑜的心再也無法鎮定瞭。

這件事從始至終都是他一手策劃,前前後後經過反復推敲覺得徹底可行之後才派出瞭周尚去執行,他深信這一回必然能夠讓劉瀾栽一個大跟頭。

可結果無疑卻讓他失望瞭,怎麼會這樣!

氣憤之下周瑜掀翻瞭瑤琴打碎瞭酒樽,一個人失魂落魄般坐在石墩之上,派兵則是那位前來通傳消息的道士,手中掌燈,似笑非笑的看著夜空,道:“到瞭此時你還要和貧道裝腔作勢嗎?”

“你還說我?你給我的許諾呢?從始至終為這件事出力的都是我的人,可你呢,一直在你的破道館裡隔岸觀火看著好戲!”

“你不也一樣嗎?

“不一樣,我是上瞭你的當,不然的話我又何苦三番四次去和劉瀾作對?”

“周瑜,你心裡想什麼我都明白,最初你和他鬥隻是想試試看他是否值得你效勞,可後來你卻發現他是位難纏的對手,激起瞭你的勝負心,你想擊敗他,然後以勝利者的身份入劉營從而出仕,可最後你卻得知你那位老友並沒有死,反而還一直想著南下秣陵,而你又偏偏在這時得知他與劉繇暗中結盟的消息,所以你做這一切早已從最初的試探變成瞭一心殺死他,你說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難道還要繼續幫你殺瞭他不成?”

“哼哼,既然都被你知道瞭,那也好,說吧,你想怎麼做?拿瞭我向他邀功?”周瑜虎視眈眈盯著這老頭,雖然兩人認識很久,可他到現在都不知道這老人的真實身份,甚至連他姓甚名誰都不知曉。

“我要捉你,就不會對你說這些,我隻是來告訴你,劉瀾很快就會到神武觀來,你若是現在走,還能走的瞭,若不然再晚些就是想走也走不瞭瞭。”

“是你把我的行蹤泄露瞭?”

老道無動於衷,沒承認,但也沒否認!

“您老的情,我周瑜記下瞭,改日必當加倍奉還!”

~~~~~~~~~~~~~~~~~~~~~~~~~~~~~~~~~~~~~~~~~~~~~~

神武觀是廣陵為數不多的三座道觀之一,早在笮融入廣陵後就被一場大火焚毀,廟宇斷壁殘垣的廟宇內不知何時居然又蓋起瞭幾間房舍,這是劉瀾到達神武觀的最初印象,無須派大兵圍困,因為一眼就看到頭,並沒有任何埋伏。

3571

劉瀾與許褚、張飛走入廢墟之中,黑暗之中一盞風燈被點燃,通過微弱光影,劉瀾看清瞭在廢墟之間等候之人不是別人正是南華的那位小徒弟,他提著風燈走來。

“無量壽佛!”劉居士,傢師已然離開,但他在臨走前留給您一封書信。”說著將書信轉交到瞭張飛手中。

“你為什麼不與你師父一起走,難道不怕我遷怒與你?”

“小道並非做何傷天害理之事,更何況此番真兇是誰使君心中已然知曉,又如何會遷怒小道?”

“那可未必。”劉瀾說著接過瞭書信,信中內容很短,但他看完就笑瞭:“鼎之大小輕重,我問之何用?”

“恩師有言,當年大禹在天下九州各制一鼎,後周宣王時楚子助天子伐陸渾,兵勝之後,楚子便在周室大廟之中詢問九鼎大小輕重,若使君願意,傢師可助使君問鼎!”

“問鼎中原?哈哈。”

“怎麼,使君不信?”

信你才有鬼,張角信瞭你,現在啥結局?劉瀾大笑一聲:“我再問你,後面這立德、立功、立言你師父又是再說些什麼?”沒辦法,南華這封信隻有短短數字,雖然不是天書,可沒人解釋的話,還真不可能明白他要表達什麼。

“師父曾言,,今人操何術以行己?”

“立德、立功、立言?”

“正是。”

“那今世遵何道以維風?”

小道士,答:“夏之忠也,商之文也,周之質也。”

“尚忠、尚文、尚質?”

“多謝南華先生賜教,德然受教瞭。”

“告辭。”

“主公,你們到底說瞭什麼啊。”

“不聽一傢之言。”

“什麼?”

“計利應計天下利,求名應求萬世名!”

“主公,俺越聽越糊塗瞭。”

“走吧,也是該去審問審問周尚,周瑜在哪瞭。”(。)

大漢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