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怎麼能這樣,我答應瞭青絲的,這件事誰都不告訴,可你轉眼就把我給賣瞭,你怎麼能這樣?”

夏安瀾抬頭看著他:“青絲一口一個哥哥叫你,這種事你多少也應該知道其中的厲害吧,你竟然還想瞞著,如果青絲回頭真的被那個臭小子影響瞭學習,影響瞭心情,你對得起她嗎?”

蘇凝眉在一旁點頭:“對,你對得起青絲嗎?”

嶽聽風嘴角抽瞭一下:“這……沒那麼嚴重吧?”

“怎麼沒那麼嚴重啊,這件事看似並不是多麼重要,可是如果不解決,就這麼任由發展下去後果是非常可怕的。”

夏安瀾點頭,這件事若真是人有發展下去,後果的確是很可怕。

嶽聽風一臉我根本不管這些,他擺擺手:“好瞭好瞭,我不是都告訴你們瞭,現在遊叔叔也知道瞭,肯定是會解決的,傢長隻要一出面,那個男生肯定不敢再去找青絲瞭,除非……他真的小小年紀就愛的深沉,不畏懼傢長和老師,不過現在的小學生應該也沒這麼膽子吧。”

蘇凝眉靈機一動,在一旁回道:“那誰能說的準,你以為全世界,就你一個人膽子大呢?你說是不是安瀾?”

夏安瀾點頭:“放心,那小子以後不會再出現在學校裡瞭。”

蘇凝眉驚訝:“啊?你……你們……”

“他明天就會轉學,遊弋不可能讓那小子再有機會去打擾青絲。”剛才在樓上,夏安瀾將這事告訴遊弋之後,隔著電話,他都能聽到遊弋那仿佛吞瞭10頓***炸藥的怒火。

遊弋當時便表示他要去宰瞭那個小王八蛋,如果不是夏安瀾非要訓他,遊弋早就沖到那個男生傢裡去瞭。

嶽聽風在一旁補充瞭一句:“可他還有妹妹呢,青絲跟我說,就是他妹妹將情書帶給她的,就算他轉學瞭,隻要他妹妹在,不一樣可以鴻雁傳書。”

青絲很討厭她後座的那個女生,嶽聽風心想著,既然要解決那就一起順帶捎著給解決瞭吧。

蘇凝眉一巴掌糊到瞭嶽聽風肩膀上:“瞎說什麼,什麼鴻雁傳書,你會不會用成語,就你這樣,語文是怎麼考98分的?“

嶽聽風揉著發疼的肩膀:“媽,你打這麼大勁兒幹嘛呀,我說的也沒錯啊?“

夏安瀾黑著臉說:“讓他們一起轉學。”

蘇凝眉和嶽聽風同時禁聲,過瞭一會,他說:“好吧,還是你們大人比較兇殘一些。”

他起身拎上自己書包:“我上樓瞭,我知道的都跟你們說瞭,這事兒跟我沒關系瞭啊,如果青絲回頭生我的氣,你們自己去說,如果不是你們逼著,我是不想出賣她的。”

蘇凝眉隨便揮瞭揮手,讓他滾蛋。

夏安瀾則是沒搭理他,估計也在想這件事最好的解決辦法!

轉身嶽聽風上樓,一直到進房間,他臉上都始終掛著笑容,哼,夏安瀾這個老狐貍,今天,還不是給他給算計瞭。

哎呀,心情真的挺不錯呢!

Boss兇猛:老公,喂不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