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上面的字,嶽鵬程怔忡瞭一會:“您……這……”

夏安瀾淡淡問:“怎麼不想出去瞭。”

嶽鵬程回過神兒之後,喜悅頓時湧上來:“不不,我出去,出去……我這就簽,馬上簽……”

他見夏安瀾出去瞭,本來都要絕望瞭,沒想到,他竟然又回來瞭!

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嶽鵬程都不敢置信,夏安瀾竟然會真的放過他,畢竟當初人傢可是說瞭,一張死亡證明,也可以解決一切。

夏安瀾淡淡道:“簽吧。”

嶽鵬程連連點頭,雙手顫抖著,拿起瞭鋼筆,他都沒有看這份離婚合約上的條款,生怕夏安瀾會後悔,直接掀到最後一頁,在頁腳寫下瞭他的名字。

因為簽字的時候,手在顫抖,下筆用力不均勻,將A4的紙都戳穿瞭好幾個洞。

終於將“嶽鵬程”這三字寫下,他雙手拿離婚協議:“你看,我我……寫完瞭,我可以走瞭嗎?”

夏安瀾敲敲桌子:“還有這一份呢。”

嶽鵬程這才想起來離婚協議是兩份兒:“哦哦,好好,我馬上寫。”

慌忙寫完後,夏安瀾拿來印泥:“按上手印。”

嶽鵬程忙不迭在兩份協議上,快速按上自己拇指的指紋。

血紅色的指紋,看起來真的像血一樣,嶽鵬程依然不敢松口氣:“現在……現在可以瞭嗎?”

夏安瀾拿起那兩份離婚協議,唇角勾起,這個東西,總算是拿到瞭,他道:“當然可以……但是,你應該知道,出去之後做什麼吧?”

嶽鵬程連連點頭:“知道知道,夏市長您放心,我絕對不會做任何對您不利的事情,出去之後,我就跟嶽傢,跟蘇凝眉再也沒有半點關系,不管是誰想要我做什麼事,我都絕對不會答應。”

回國之後過的這一小段日子,嶽鵬程每分每秒都活在後悔之中,他好恨,恨自己為什麼要聽那個老女人的話,好好鍀日子不過,竟然跑回來受這種罪。這日子過的比狗都不如。

回國之後,嶽鵬程才真的明白,這裡根本就不是他撒野的地方,沒有回甩他,沒有回搭理他。

他原來設想的一切全都是白費,這裡,跟他想的完全不一樣。

他後悔死瞭。

夏安瀾微笑,對月鵬程和顏悅色道:“你就算答應也沒關系,反正,隻要敢跟我叫囂的人,沒有人能在我手裡活過去,這點,你應該要記住才是。”

嶽鵬程哆嗦一下,是的,他相信這話是真的!

在之前,如果夏安瀾跟他這樣說,他一定會覺得這個人裝逼,根本就不會害怕。

可是,現在,不管夏安瀾說什麼,嶽鵬程表示他都不會有半點懷疑,這個男人,是個魔鬼一樣的可怕存在,他真的會讓人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嶽鵬程小心翼翼道:“我……信,我懂的,我知道,您放心……我絕對不敢,再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

夏安瀾看嶽鵬程依然滿臉恐懼的模樣,估計他也不敢再沒腦子的自以為是。

Boss兇猛:老公,領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