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在淮河以北時奔逃的情形不同,霍小山他們現在終於多出瞭一個優勢,那就是,雖然還是在平原之上但卻有向導瞭。

他招收的新兵可都是淮河以南的,一下子招瞭六七百人總是有熟悉他們所行走的路徑的。

而且這些新兵由於在入武前又都在自發打鬼子,所以即使是在黑夜之中哪裡有鬼子的據點哪裡有鬼子的哨卡那也是一清二楚。

所以盡管日軍在得知霍小山這支隊伍已經進入瞭淮河以南加強瞭警戒搜索,依然還是被這些土生土長的士兵帶領著大傢及時避開瞭。

但在他們躲過日軍六個哨卡遇到日軍第七個的時候,向導終於止步瞭。

走隊全隊最前面的沈沖發現前方一百米處有煙頭的閃亮,盡管隨之他們隱隱聽到瞭對面傳來日軍軍官的訓斥聲那煙頭立即就被掐滅瞭。

而沈沖再問那當向導的新兵時,那新兵卻是搖瞭搖頭,這個哨卡在近距離內是避不開瞭。

因為他們進入的地方兩邊都是或者是泥濘的水窪或者水田,已經從這條路深入瞭幾百米,至於是否再往回退換路而行,那得聽最高長官霍小山的決定瞭。

聽著沈沖回來的低聲報告,霍小山在問瞭幾個熟悉地形的新兵問題後沉默下來。士兵們自然知道頭兒這是在權衡得弊,所以也都沉默下來等著他拿主意。

霍小的此地的大腦正在飛快地計著各方面的因素。

他們現在已經行軍五個小時瞭,天快亮瞭,被用繩子拴牢的幾百名皇協軍俘虜現在看來還沒有脫逃釋放出他們這支隊伍的消息。

但估計天一亮日軍也會很快發現這個情況的,圍追堵截馬上就會到來,而離大別山區丘陵緩坡區域還有半天的路程。

他又問過士兵瞭,如果繞道的話這裡卻沒有小路,誰也搞不清再繞到一條路上那裡是不是也有瞭日軍新設的卡子。

問題的關鍵不是是否會讓日軍發現,而是在日軍圍堵住自己這支部隊之前沖到便於隱蔽和日軍周旋的山區。

黑夜之中,日軍設的一個卡瞭,人不會太多,頂天也就二十人罷瞭,看來現在就算沖過去暴露瞭目標那也是值得的。

好吧,就這麼幹!

於是下瞭決心的霍小山便把沈沖偵察班的人都叫瞭過來,全都配上盒子炮匕首,他決定親自帶隊上幹掉前面的日軍。

就這樣沈沖、小石頭、莽漢以及金鎖五兄弟這些擅長摸哨打暗戰的人在霍小山的帶領下哈著腰便借著夜色的掩護向前方那個日軍哨卡潛去。

這些兵可都是老兵瞭,他們早已經學會瞭適度緊張,用著一顆平常心在那沙土路上悄無聲息地向目標靠近著。

而此時霍小山的身邊還有一個黑影,那是那條大狼狗。

霍小山的這些兵裡沒有人知道霍小山是用什麼辦法調教這隻大狼狗的,那大狼狗之聰明程度給他們的感覺就是一個不會開口說話的七八歲的孩子一般。

此時那大狼狗竟然也是放輕瞭腳步連哼哼都不發出一聲,宛若夜色中的一個幽靈。

黑夜之中,日軍並沒有燃起篝火,所以不是走到極近的距離隻要他們不弄出聲響日軍是不可能發現他們的,那還得是日軍正在往前方看的前提下。

但就在他們靠近到離那哨卡還有二十米左右距離時,突然那哨卡的方向竟傳出來“汪汪”的狗叫聲,夜色中那叫聲來得是如此突兀與刺耳不由得讓所有人心中一驚!

人不能發現黑暗之的敵人,可是誰能想到日軍竟然在這個哨卡中也帶瞭條反應敏銳的狼狗?!

日軍的地哨卡裡馬上傳來瞭拉槍栓的聲音,但就在他們拉槍栓之前,反應奇快的霍小山卻已是哈腰在自己面前的那條大狼狗身上一拍。

就在哨卡裡傳來日軍喊話的時候,這條大狼狗竟然也“汪汪”地叫瞭起來,同時箭一般地就沖瞭出去。

對面日軍聞聽這叫聲不由一楞,便用疑問的話說出口來,那話用類似的中國話來講無非是“咦,對面咋也來瞭一條大狼狗呢?”

可就在他們這一楞的之中,霍小山已經是和他身後的士兵緊隨著那大狼狗往前疾沖而去。

“汪汪”的狗叫聲中,日軍終於聽到瞭對面已快撲到面前的腳步聲瞭,掩體後一隻手電筒剛打亮開來,指向前方,照到的卻是一條已經從掩體上撲下來的吐著腥紅舌頭獠牙外露的大狼狗!

那大狼狗兩隻抓子一下正撲在瞭那個正抬臉向前看的日軍士兵臉上!

日軍士兵怪叫一聲裡,大狼狗整個的體重便壓瞭上來,那日軍士兵便被撲倒瞭,而那隻手電筒也是摔到瞭地上。

一名緊挨著拿的手電筒的日軍的扣動瞭扳擊,“叭勾”三八大蓋響瞭,但受剛才那大狼狗一撲的牽扯卻是把子彈打高瞭。

然後,掩體內的日軍就聽到掩體外“一二”的一聲吼,他們用沙袋堆起來有半人多高的掩體便突然倒瞭!

那是霍小山沈沖莽漢同時用肩膀撞擊的結果。

猝不及防的日軍士兵便被那上面掉下來的沙袋撞得東倒西歪。

然後,霍小山手中的雁翎刀沈沖手中的武士刀,還有其他士兵手中的匕首就一鼓腦地向正在發出叫聲的日軍士兵亂砍亂捅而來!

而此時兩條敵我雙方的大狼狗竟然也已經嘶咬翻滾在瞭一起,隻是雙方士兵都無暇他顧,都在黑暗之中搏殺著。

倒是有日軍士兵叫著自己那條狗的名字想幫它的忙,可那是兩條狗,黑夜之中,人尚且分不清楚,何況兩條翻滾在一起瞭的狗呢。

然後,那日軍士兵便因為他叫狗的那一聲招來瞭一把要命的匕首再無聲音瞭。

黑夜之中,槍也隻響瞭一聲,五分鐘之後戰鬥便已經結束瞭,霍小山他們已經是把守著這個哨卡的日軍屠戮殆盡瞭。

而那兩條大狼狗的爭鬥也已經結束瞭,其中的一條已經站瞭起來,低聲嗚咽裡卻是在黑暗之中用自己的頭親昵地蹭著霍小山的褲腿。

後續的大部隊在沈沖打出的一聲尖利口哨裡已經快步沖過來瞭,霍小山這回卻是在黑夜裡大聲喊道:“把手榴彈留下來,加快行軍速度,不要掉隊!”

新兵們跑步路過這個日軍哨卡時自然聞到瞭空氣中的血腥味,他們現在真的很佩服霍長官又及他手下的老兵瞭,這麼快就解決瞭戰鬥。

有的士兵反應慢邊跑邊問“咱們這麼多人打掉日軍的一個卡子那還不是很容易的嗎,為什麼霍長官帶著的參加戰鬥的人數竟然會比日軍還少?”

“傻瓜,霍長官怕黑暗之中誤傷瞭自己人”有個老兵說道。

抗日小山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