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瓏兒,現在孫道長還在長安吧?我記得當年他的醫館離著國子監很近啊。”馬車上,玄世璟看著瓏兒問道。

“在啊,小侯爺當年不是拜托孫道長照顧侯府嗎?所以孫道長一直沒有離開長安。”瓏兒回道。

孫思邈,真君子啊,本來依照孫思邈的性子,肯定是會遊歷四方去給貧苦百姓治病的,因為當年自己的一個委托,在長安一住就是十多年。雖然其中或多或少的也摻雜著其他原因,但依舊讓玄世璟敬佩。

“等從國子監出來,就去孫道長的醫館看看吧。”玄世璟說道。

“好,對瞭,小侯爺您還記得嗎?孫道長醫館的名字還是您給起的呢。”瓏兒輕笑著說道:“聽說孫道長現在正在長安潛心著書呢。”

著書?難道流傳千古的醫學巨著《千金方》要問世瞭嗎?

“小侯爺,到地方瞭。”馬車外傳來石虎的聲音。

瓏兒掀開馬車的車簾,走瞭出來,跳下馬車,隨後玄世璟也下瞭馬車。

國子監的牌坊立在坊門處,甚是高大,國子監的地界幾乎是占足瞭一個坊間,不愧是國傢重點大學,看著就氣派。

“石虎,你先自個兒找個茶館吃點喝點,在外頭等著,我和瓏兒進去一趟。”玄世璟說完,信步走進瞭國子監的大門。

“好嘞。”石虎應瞭一聲,調轉馬車,將馬車趕到一旁,準備找個小攤一邊吃東西一邊等著玄世璟出來。

瓏兒帶著玄世璟,徑直來到顧遠城的學舍,此時還是正午,學子們吃完飯都在學舍裡讀讀書,練練字,難得的休閑時光。

學舍的大門是敞開的,玄世璟一撩衣服的下擺,跨過門檻,走進瞭學舍。

“這位公子,這裡是國子監的學舍,外人是不能進來的。”剛一進門,玄世璟便被一學子攔下瞭。

“這位兄臺,在下是來找人的。”玄世璟拱瞭拱手。

“不知公子想要找誰?”

“顧遠城。”玄世璟說道。

“恩?找顧兄的?”那學子轉頭看向學舍裡面:“顧兄,有人找你!”

學舍中,一身著青衣,面容俊朗的學子聞言站起身來回道:“來瞭。”說罷,走到門口這邊。

“你就是顧遠城?”玄世璟打量著眼前這人,身上的衣服是國子監統一發放的學子服飾,頭上帶著的也是平常學子帶著的軟腳幞頭,身高倒是比玄世璟高出一些,身上散發著溫文儒雅的氣質。

“正是在下,不知這位公子找在下何事?”顧遠城拱手說道。

“我這裡有一封顧公子的信,是我在西域的時候,在一客棧裡,遇到令兄,令兄托付與我交給你的。”玄世璟拿出顧峰寫給顧遠城的信,遞給顧遠城。

顧遠城一聽玄世璟說這是他大哥寫給他的信,心中忍不住一陣激動,接過信來也不顧眾人在場,便當場拆開來看。自從過瞭正月,自傢兄長就再也沒有過消息,讓他怎能不著急。

看完瞭信,顧遠城的眼角有些濕潤,抬起頭來這才反應過來,面色微紅,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失禮失禮。”

玄世璟笑著搖瞭搖頭,看得出來,這顧遠城也是個性情中人。

“信已送到,我等也不便再次多坐停留,跟顧兄打聽個人。”玄世璟打算問一下顧遠城關於玄清的事情。

“公子請講。”顧遠城收起信,看向玄世璟。

“不知顧兄可方便出來一敘。”玄世璟說道,畢竟在學舍裡談話,難免有些不方便。

“哦,請雖遠城來。”顧遠城越過玄世璟,走在前面帶路。

國子監的後院是學子們經常活動的地方,現在是中午,基本上鮮有人來,顧遠城帶著玄世璟和瓏兒到瞭後院,假山之上有一涼亭,本來顧遠城想請玄世璟和瓏兒去涼亭中一座,隻是到瞭涼亭的時候卻發現裡面早已有瞭人,而且還是熟人。

“玄清?”顧遠城定睛望去,發現坐在涼亭裡的幾個學子,正是自己的對頭,以玄清為首的幾個學子。

“恩?”玄世璟也循著顧遠城的目光向涼亭中望去。

在中間坐著跟個大爺似的那個人就是玄清?瓏兒說他身邊幾個學子都是唯他馬首是瞻的,玄世璟一眼望去,自然是清晰明瞭。

“那個就是玄清吧,聽聞顧公子與他甚是不對頭呢。”玄世璟笑道。

顧遠城連連擺手:“公子說笑瞭,倒不是不對頭,隻是人傢高門大戶出身的公子哥兒,看不上我這個寒門士子罷瞭。”語氣之間,頗有些諷刺的意味:“玄清出身長安城宣威侯府,雖說現在侯府不過問朝堂之事,但是宣威侯的帝寵深厚,長安城人盡皆知,即使他離開長安這麼多年,陛下不也是心心念念的念叨著他嘛,現在的宣威侯爺還不知怎麼樣瞭呢,玄傢不就剩玄清這麼一個後人瞭,若不幸宣威侯爺有點什麼事情,那玄清可就是侯府唯一的繼承人瞭。”

玄世璟一愣,還有這麼一說?

聽瞭顧遠城的話,玄世璟心中有團迷霧倒是漸漸的清晰瞭起來,但一時半會兒還是捋不清這團亂麻,看來回去之後倒是要好好想一想瞭。

“那玄清不會是就因為這個所以才在國子監如此傲氣吧?”瓏兒聞言出聲問道,語氣之中隱隱已經帶有一絲怒氣。

顧遠城被瓏兒的表情嚇瞭一跳,說道:“這在下就不知道瞭,孔子曰…….”

“得瞭,你也別曰瞭,我其實找你就是想打聽一下這個玄清的事情。”玄世璟打斷瞭顧遠城的話:“想必你也足夠瞭解他吧。”

“額….兄臺,君子不背後論人是非…….”顧遠城一手負在背後,一手放於腹前,一臉誠懇的說道。

“我沒讓你說他是非,就是你知道什麼,告訴我就是。”玄世璟有些無奈,這顧遠城看上去挺伶俐的小夥子,怎麼這麼迂腐,讀書讀傻瞭吧。

“哦,那在下曉得瞭。”顧遠城聞言,點瞭點頭,緩緩開口說道:“若說這玄清,倒是比我早入學幾天,那時候就聽有人背後說說玄清是日後宣威侯府的繼承人什麼的…….”

大唐第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