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看《大漢龍騎》背後的獨傢故事,聽你們對的更多建議,關註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悄悄告訴我吧!

一直陰沉著臉的王允苦笑著搖瞭搖頭,十分感慨:“這都多少年瞭,早聽說那趙忠這些年一直在尋找威豪的傢人,沒想到他的子嗣居然和你稱兄道弟。”

劉瀾不置可否,今天喝的太多瞭,之前還能強撐著,可這一回來眼皮就開始發沉,沒說幾句便躺倒睡著瞭,把王允一個人晾在瞭一邊,兩目空洞,陷入沉思。

而此時的士馬街大漢擎天的宅邸如同數日前一樣,滿佈著愁雲,老爺子膝下六子守在身邊,而其中又以長子,也就是劉瀾在洛水河畔見到的那位中年最是從容淡定,不急不躁。

老爺子一個一個招六個兒子逐次進屋,隻不過是先從六子開始,直到最後,長子入內,老人已被病魔折騰的不成人樣,中年再難保持一貫的從容,傷心欲絕。老頭原本不多的黑發早已花白,看著長子在自己身邊坐下,眼神慈祥,荔枝app比较有名的公会,道:“生之漫漫總有離人,你也不用難過,其實啊,我能活到這般歲數早已知足瞭,如果再這麼茍延殘喘著,不僅我痛苦,你們跟著也遭罪,我這輩子,不敢說光明磊落,但最少能挺起胸膛做人,可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這些個子孫後代們啊,我們傢族一直是合居,可這麼多年看下來,還是我那老友荀淑說的對,我死以後你們六兄弟便把傢分瞭,如何分,你這個長子來定奪。”

“父親,我……”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傢裡頭就你和老四最成氣候,而你這大哥呢。又不願意見到兄弟們落魄,可如果不分傢呢?大媳婦是賢惠的,可其他幾房呢?如果吹些枕邊風,我在時尚能鎮住。可到時你這個做大哥的當這個傢還能鎮的住?就算鎮住瞭,你就真能保證兄弟們和睦相處瞭?分傢沒什麼不好,如果他們日後有什麼困難,你和老四多照應著點,不要發生像荀傢長孫荀悅幼年無法讀書的悲劇就好瞭。”

“父親。您現在就安安心心的養病,隻要有你在,這個傢就倒不掉,就是退一萬步說,不分傢,我也會把傢族撐起來的,我會做到公平,就算是我自己吃虧,也絕不會讓兄弟們不滿。”

老爺子嘆息一聲,傷感道:“如今你已不聽為父的話瞭?”

“孩兒不敢。”

“那就照我說的做。”老爺子以強硬的口吻說完。見長子被迫點頭答應,才喃喃說道:“老夫素來不相信鬼怪邪說,但當年還是為這些個孫子輩批瞭批命,就屬我那長孫命理最好,隨著他們年齡漸長,我是真信瞭那老道人說的話瞭,以這孩子的格局和眼界,稍加雕琢,日後未必不能官居三公,如今我時日無多。無法言傳身教的去培養他,我真怕他就此荒廢,使我大漢朝損一棟梁啊。”

“父親放心,孩兒會一直嚴格要求他的。”

“有你這句話我也就放心瞭。”

中年輕聲道:“父親您就別想這麼多瞭。傷身,現在最主要的還是修養,養好身體。”

“好瞭好瞭,你退下吧。”

中年為父親掖瞭掖被角,這才躡手躡腳的離開,出瞭屋。兄弟們哭成瞭一團,他冷哼瞭一聲:“哭什麼哭,老爺子還在呢,大廈就真要像坊間說的那般傾瞭?”

兄弟們收聲,中年這才臉上變好瞭點:“現在最關鍵的是為父親治病,就算天真塌下來,還有我呢。”

老四眼睛紅腫的走瞭過來,神情陰沉的可怕:“大哥,剛才有消息傳來,中涓們在慫恿天子親來探望父親的病情。”

中年好像早就知道,不以為意:“這些個閹豎巴不得父親故去,說得好聽讓天子來探望,如果這麼一探望,父親能活也不得不死瞭。不過滿朝朝臣和天子又怎麼會看不出這些閹豎的險惡居心,所以說這事天子最多就是派個小黃門前來探視,隻有父親真到瞭那一天,天子才會真的前來。”

“大哥所料不差,不過朝臣們在這事上明顯的分成瞭兩派,那些支持天子探視的朝臣,除瞭一部分來自宦黨,一部分是墻頭草外,叫囂最兇的那幾人,都是對父親憋著口怨氣,父親健朗時,一個個都跟縮頭烏龜似的,如今一個個都站瞭出來落進下石,嘿,還真讓父親說對瞭,會落個這般結局。”

“這些人啊,總歸是跳梁的鼠輩,父親如果真是權臣,他們還能活到現在而且身居高位?父親那是對事不對人,所以就會被那些個隻會搖尾巴乞憐的小人記恨在心瞭,不過這些人還奈何不瞭父親的,畢竟父親為官數朝,他隻是看著官場上的這些蠅營狗茍,爾虞我詐心煩,甚至是不屑才在最後時刻沒有出手,不然的話這些個屁股不幹凈的小人今天還能走出北宮?

“原來大哥都知道瞭,怪不得這麼氣定神閑。”

“我可什麼也不知道,都是聽你說的,要說我知道的唯一一點那就是我篤定天子不會最後讓老爺子不得善終,但同樣他也希望能得到老爺子到底能否治愈的確切消息,甚至是病卒的消息。”

兄弟兩人喟然長嘆一聲。

大哥突然說:“要下雨瞭。”

弟弟抬頭,看瞭眼明月,果有月暈:“也不知這雨打芭蕉,大珠小珠落玉盤的天籟之音明日為誰而奏。”

“父親會病愈。”

“那當浮一大白。”

此時皇宮之內,

被天子稱呼為阿母的大太監趙忠帶著三分醉意,與一位老相識坐在一起。,而他的旁邊,則是長樂宮侍奉太後的小黃飛蹇碩,隻不過這位在長樂宮呼風喚雨的太監在兩人面前顯得唯唯諾諾,侍立一旁,連個座次都不敢提。

而坐在趙忠對面的中年,身材枯瘦,但那對眼睛卻氣勢凌人,如果仔細去瞅,你會發現他居然和公孫瓚一樣,是雙重瞳。

三人兩坐一站,但能夠看得出,大太監趙忠都要禮讓這位中年宦官,而當今朝廷,能夠讓趙忠這般低眉順眼的人物,除瞭那位被皇帝稱作阿父的張讓,就不會有第二人瞭。

大暑至,腐草化為螢、土潤溽暑、大雨時行。

明日註定將會不平凡。

雨打芭蕉的天籟音,明日,到底為誰而奏。(天上掉餡餅的好活動,炫酷手機等你拿!關註起~點/公眾號(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眾號-輸入qdread即可),馬上參加!人人有獎,現在立刻關註qdread微信公眾號!)(。)

大漢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