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你找死。”

黃易赤紅雙眼,一陣嘶吼。

自己內定的小妾卻被人眼睜睜的帶走,臨走前,還特意跑到他面前跟他說一聲。

欺人太甚,活生生扇他臉。

寧濤冷冷一笑,戲謔道:“欺人太甚?你黃易莫非是腦子進水瞭,比賽我贏瞭,按照賭註,是你自己把老婆輸給瞭我。”

“有何欺人,分明是你不服輸!”

黃易頂著莫大壓力,咬牙道:“我就是不服,你一個垃圾憑什麼能贏我,我可是大澤門少主,黃石大師的親傳弟子。”

“哼!”

炎刺長老一冷哼,大手一按。

霎那間,黃易隻感覺身上的壓力重瞭十倍,竟讓他彎瞭腰,一雙腿直打哆嗦。

“吼啊……該死……!”

寧濤往左邊移瞭些,正好站在黃易低頭的前面,戲謔道:“哎呦,黃易少爺真是謙虛,老婆都給我瞭現在還給我鞠躬。”

“嘖嘖……!”

韓雪臉一紅,心裡亂成瞭一團麻。

但是黃易聽到這番話後,肺都快氣炸瞭,想拼命的抬起頭,卻被壓的更狠瞭。

“老東西,你竟敢如此羞辱我,你這是想引起兩宗大戰,我爹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今日之辱他日我必將千百倍奉還。”

不待炎刺長老發怒,寧濤卻是一記手刀劈在他頭頂,瞬間就將他打趴在地。

“嘭!”

一張臉蛋硬生生的砸進擂臺裡。

“嘶~!”

眾人齊齊倒吸一口冷氣,這下可就大發瞭,他居然敢將黃易少主打進擂臺。

瘋瞭,真是瘋瞭!

七大偽神眼皮一跳,攥緊雙拳。

黃易怒吼著想抬起頭,但一個大腳丫子硬生生將他踩下去,一張臉又砸進擂臺。

“唔……唔混蛋……殺瞭你啊。”

寧濤用力踩著他,邪魅道:“殺瞭我,你有那個本事嗎,如果不是仗著大澤門你算個屁,我一根手指頭就能捏死你。”

近萬名觀眾齊咽口水,此人真乃神人,居然敢把大澤門少主踩在腳下,牛逼!

黃易此刻快氣炸瞭,臉色青紅交替,從來沒有像這樣一刻恥辱過,一向都是高高在上的他,如今卻被人無情踩在腳底下。

“該死,該死啊!”

“敢惹我你死定瞭,誰都救不瞭你,王八蛋,從來沒有人敢拿腳踩我,從來沒有。”

寧濤面無表情,下一秒抬起瞭腳,黃易剛想要暴起,但一道腳掌悍然剁瞭下去。

“嘭!”

一個大好腦袋,直接砸穿瞭擂臺。

黃易整個人懵逼瞭,口鼻間更是流出瞭殷紅的鮮血,但這些都不及羞辱來的強烈。

視線中無數人的臉色譏諷,嘴角嘲笑,讓他的身心為之崩潰。

氣急攻心,竟然吐血昏瞭過去。

七大偽神臉一怒,但一道怒喝在耳邊炸響,讓他們全身為之僵硬。

寧濤從黃易頭上踩過去,看著身邊震驚的韓雪,微笑道:“當初你說過的,如果我贏瞭他,你就嫁給我。”

韓雪征瞭許久,復雜道:“你和他丹鬥,難道隻是單純的為瞭我嗎?”

“差不多,不然我根本就懶得搭理他,他在我眼中也隻是一個跳梁小醜而已,大澤門少主,不堪一擊,”寧濤淡笑道。

韓雪咬緊紅唇,最終還是苦澀一嘆,在這種力量面前,她僅僅是個貨物。

大澤門他反抗不瞭,焚炎谷同樣。

寧濤剛拉著她沒走幾步,忽然又折返而回,在眾人的詫異下,他居然搜起瞭黃易的身體,大宗門少主應該有好東西吧。

翻瞭半天,最終竟發現瞭一個戒指,這好像是一個空間法器,和陽靈戒一般。

當即喜滋滋的收起來,裡面差不多有滿滿的寶物,就當做是他的賠禮吧。

看著寧濤的賊樣,韓雪不禁有些好笑,他發現這個戴著面具的傢夥還挺可愛。

七大偽神目欲噴火,那戒指可是小型空間法器,整個昆侖界都沒有幾件,就這還是大澤門門主在一個上古遺跡中找到的。

炎刺長老一哼,不善的目光掃瞭幾人一眼,如今炎燼的價值可是堪比宗主。

能將成仙丹提煉五十一次啊!

震撼,

著實讓他嚇瞭一跳,所以當他喊出那句話的時候,他連猶豫都沒猶豫直接沖出。

黑壓壓烏泱泱的一大片人群,忽然從中分開瞭一條小道,寧濤拉著韓雪緩緩離去。

眾人看著他的背影,腦中漸漸的都浮現出一個念頭,昆侖界第十位煉丹大師出現瞭,恐怕第二天就會席卷昆侖界每一個角落。

舉城震驚,萬人恭送。

與此同時,土之洲最核心的那處禁地,應該說其中的傳送陣,忽然光芒大作。

七大上宗的宗主親臨此地,一道道深邃的目光緊緊註視,在三天前傳送陣就發生異樣,大肆的吸取力量不知何意。

雪神宮主皺著黛眉道:“傳送陣究竟發生瞭什麼,咱們明明什麼都沒做呀。”

“是啊,原世界那邊剛傳來星核的消息,已經能夠確定位置,但咱們還沒有展開行動,傳送陣怎麼會發生奇特變化?”

大澤門主疑惑的道。

雲天宮主皺著劍眉道:“根據古籍上的記載,這種變化隻會出現在傳送陣開啟前,但誰都沒有動它,怎麼可能會開啟?”

開啟?

六人臉色不解,想不通。

突然間,土之洲方圓三萬裡一震,那一處傳送陣光芒璀璨到極致,天路全顯。

“吼!”

一道似龍吟的聲音響起,回蕩不休。

“這…這是那條白蛟,它怎麼會醒過來,發生瞭什麼?”雷千絕臉色大變道。

“不好,這是有人開啟瞭傳送陣,想借此陣去傳說中的那一界,該死,什麼人會闖入禁地?”雲天宮主話語震怒道。

“吼……吼!”

視線中,一道白蛟沖天而起,盤旋九天,舞動乾坤,上面好像還有一個人類。

“哈哈……老子終於成功瞭,寧濤,這一次我比你搶先,我在上面等著你,別忘瞭我們之間那個承諾,”那人大笑著說道。

如果寧濤在這兒,一定會震驚的認出那個人竟然是……王濤,他居然在禁地!

禪宗宗主大驚道:“不好,那白蛟和那個雜碎要去那一界,咱們怎麼辦?”

w!~p

雲天宮主剛要開口,忽然見白蛟上的那人扔下瞭一物,大笑道:“寧濤,你需要的東西我幫你找到瞭,看你的瞭。”

說話間,白蛟順著天路直充天際。

前者黑著臉接過那一物,臉色忽然間湧現出一股震驚,居然是這個東西。

極品透視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