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道命令立刻被傳達瞭下去,軍事劉瀾一把抓,就算內閣也隻是能在後勤方面進行過問,其餘劉瀾還沒想過要放權,不然指不定會被耽擱,一切被安排瞭下去,徐庶和關羽一起離開,廳內又剩下瞭劉瀾一個人,其實此刻的劉瀾還是比較開心的,就如黃忠說的那樣,與其到時候出兵九江,倒不如借這個機會發兵,有出兵的合理理由,而且也能暫時以這樣的一個借口,擺脫董昭的糾纏。

這幾日劉瀾完全對董卓采取的態度就是拖,需要什麼幫助想都不想就答應,但每每提到出兵夾擊袁紹,就會離開轉移話題,現在好瞭,不用在顧左右而言他瞭,完全可以拿九江的事情搪塞他,不過那樣一來估計會把董昭氣個夠嗆,別的劉瀾或許不知道,但孫策那邊的情況他門清,自然清楚徐州之戰期間曹操千方百計的想要讓孫策出兵秣陵,可最後孫策卻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能成行,這也導致最後的徐州之戰功虧一簣,如今他內憂外患,正需要借助自己的時候,結果孫策出兵瞭,這算什麼,這哪裡是盟友,簡直就是在坑他門。

劉瀾已經決定借此機會先遠離袁曹直接的爭鬥,將主要經歷放在九江之戰上,當然按照他的預期,就算結束瞭九江之戰,再看形式或對弱勢一方進行幫助或對直接出兵,但不管怎樣,肯定不是現在。

而就在劉瀾開始抓緊九江之戰的準備時,遠在海昏的許褚與韓當發生瞭第一次的正面沖突,當得知韓當殺奔而來的一刻,許褚自然清楚韓當要做什麼,而隨著斥候的不斷匯報,當知曉九江增兵之後,足足四萬多人的部隊,如此龐大的陣勢,直接來沖擊他們的騎兵營地也沒有任何難度,本來還想借這個機會先殺殺韓當的銳氣,現在他就必須要考慮其中的後果瞭。

許褚緊咬嘴唇,他首先想到的是退兵,可是這樣退兵的話,那韓當勢必就會一路向南昌殺來,所以就算是要退的話,也不能往南面的南昌退去,最好是繞道韓當部的兩翼,如果有機會的話,從兩翼對韓當的步兵發起一次突擊,對付步兵,自然是不能正面去碰已經列好陣的步兵瞭,可是正在行軍的步兵就不一樣瞭,如果還能抓住機會攻其兩翼的話,那很有可能一戰就把步兵殺的潰不成軍,當然以韓當這樣的名將來說,就算是急行軍,也一定會註意對側翼的保護,所以到時候可以突擊一下,哪怕隻是襲擾,也比現在直接撤兵強。

“將軍,我們還撤不撤瞭?”原本已經得到拆掉營盤撤兵的命令,可是就在幾名偏將打算離開的一刻,卻又被許褚給喊聽瞭下來,一個個站在原地看著許褚陰晴不定的臉色,隻是短短的片刻,就發生瞭數次變化,幾人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到瞭什麼,但都看得出來,他做出瞭決定。

也就是在這一瞬間,終於有人開口詢問起來:“如果撤的話,卑職們離開就把營帳輜重收起來帶走,不然再晚,韓當步兵抵達之後就不好帶走瞭。”

“等等!”許褚經他這麼一說,瞬間想到瞭一個註意,心中一思量,立刻吩咐道:“把能待走的糧草都帶走,其餘疑慮不帶,營帳也不許撤。”許褚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故佈疑陣,用一座假營盤來吸引韓當,如果他當真來攻營,那麼就利用騎兵的優勢,對其進行突擊,這可比饒其兩翼效果更好,當然他其實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用這座假營盤來吸引韓當,當他們進入營帳之後,立刻用火箭火燒營盤,以火攻的方式肯定能夠大量殺傷韓當軍。

去找些易燃的物品在營中多放置一些,隻要敵軍進入營盤,弓弩手便立刻對其進行齊射!

一切都安排好瞭之後,在營內設置瞭些草人,甚至為瞭能夠更好的迷惑韓當,還未草人穿上瞭鎧甲,而在營地四周,方便引火的熱油和草料都被堆放完畢,待這一切都已經做完之後,許褚這才下令其餘部隊開始從大營內撤離,快到轅門,許褚還不忘回頭看瞭眼自己的大帳,帳內油燈還點著,露出瞭一道人影,當然這道人影也是稻草,但是從他這個角度看的話還以為是他在營帳內,許褚露出瞭一絲壞笑,足夠迷惑韓當瞭,他就不信看到這一幕之後的韓當會不動直奔中軍主帳的想法,隻要他敢過去,等待韓當和他部隊的結構就隻有一個,那就是大面積的被焚燒,如果運氣能好一些的話,他可有保證韓當一定會葬身在火海之中,就算能僥幸逃脫,他的騎兵也絕不會放過他。

這個年代很少會發生夜間戰鬥的情況,畢竟古時夜晚照明受到限制,除非夜間劫營不然很少會有將領去選擇夜間戰鬥,不僅看不清對方,無法大規模殺傷敵人,反而還極容易發生誤傷同袍事情。

但這一回韓當卻選擇瞭夜間戰鬥,之所以選擇夜間作戰,最主要的目的就是為瞭襲擊許褚的騎兵營地,步兵和騎兵作戰是處於劣勢的,就算他現在有四萬人,但想要全殲騎兵的機會也非常渺茫,可如果改為夜間奇襲的話那就不同瞭,如果襲擊足夠隱秘的話,韓當完全可以相信他的步兵能夠輕易擊敗許褚的近衛騎,甚至是全殲。

正是有瞭這樣一個考慮,他最終才會做出夜襲的決定,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選擇子時出城在醜時抵達許褚大營的決定依然會被許褚派出的斥候發覺,這樣一來他的奇襲計劃就算是泡湯瞭,但問題是他並不知曉這些,所以還蒙在鼓中的韓當依舊率領著步兵小心翼翼向許褚大營靠近著,而僅有的戰馬也為瞭不傳出聲響專門裹瞭蹄,甚至還交由專人牽馬而行。

行軍的速度非常緩慢,但也保證瞭這一路下來並沒有發生任何異常情況,很快他們就看到瞭許褚的大營,和步兵的營盤不同,沒有欄柵也沒有拒馬和鹿角,四周隻是放置瞭一些拉運糧草的輜重,這樣的營盤他見過,和胡人有點相似,用輜重車當營柵和鹿角,可是四周還堆積的那些草料就讓韓當有點納悶瞭,這樣的佈置見所未見聞所未聞,有些經驗豐富的老兵看到這些之後已經在私底下開始議論紛紛起來,都不明白這些草料擺置在這裡的用意。

可有些時候,之所以恐懼,根本的原因就來自於未知,未知產生恐懼,真是因為不明白這樣放置草料的用意,所以他們才會覺得這裡面會不會有陰謀,甚至還覺得這次偷襲的壓力瞬間變得非常大,心中開始有些忐忑起來,近衛騎兵雖然名聲不如龍騎軍,可是聽丹陽之戰時與他們交過手的同袍說,他們的戰鬥力比之龍騎軍還要恐怖,現在看到他們這麼奇怪的佈置,大多人都認為這一定是許褚為瞭防止敵襲特意安排的東西,至於能起到什麼作用還沒有見識過很難猜測,但他們都相信,在這一定是能夠讓他們難以輕松進入大營的設置。

雖然都是老兵,但有些人並不這樣認為,反而還覺得這些人是被劉瀾的部隊嚇破瞭膽子,還沒交戰就已經被劉瀾的部隊嚇破瞭膽,畢竟他們是手腳敗將,碰到曾經擊敗過他們的秣陵軍,肯定會有無形的壓力,肯定會未戰先怯甚至是忐忑不安,但是另外一部分老兵則根本就沒有這樣的感覺,雖然那些草料有些突兀,可許褚就像靠這些草料就像阻攔他們殺人大營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這甚至完全有可能就是許褚的一次心理戰,就是這些草垛的存在來讓他們止步,可如果他們真的因為這些草垛就害怕退卻,那才是笑話。他們之所以會這樣想,是有道理的,因為那些老兵很明白的指出瞭許褚可能會用火攻,可是用火攻又能如何?

這是秣陵軍自己的營帳,又不說他們的,就算劉瀾放火那也是燒他自己的營帳,如果劉瀾真敢放火,大不瞭先退出來,不急著強攻,等火勢笑瞭甚至滅瞭之後再進攻,那時候許褚還能有什麼辦法在來阻攔他們?

這些老兵士兵的竊竊私語都被聽到瞭韓當的耳中,他相信許褚在運糧車旁邊擺放這些草垛就是為瞭害怕有人偷襲,這樣隻要能夠及時發現敵軍襲擊,就可以離開把這些火堆點燃,而從火堆規模來看,短時間內根本就不可能熄滅,但是卻足以讓許褚和他的騎兵們做好戰鬥的準備。

韓當在許褚所立營寨之外目光冷峻地望著敵方大營,他相信這是韓當阻敵的手段,但這些手段顯然是沒有任何意義,根本就攔不下他們,立刻給部隊的偏將們下達瞭自己的命令,隻要等會兒發起對許褚的進攻,那麼他們首先就要立刻去搶占這些草垛,確保草垛不會被磨練軍點燃,而之後他們就可以輕松殺入大營之中。

“韓當還沒有攻營?”當韓當來到許褚沒有拆毀的大營時,卻還有好幾雙眼睛正不斷盯著他們並把最新的情報快速向許褚匯報著,在得知韓當居然在大營外止步不前時,他有點擔憂起來,為什麼還不攻營,會不會是被發現瞭?

許褚並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他隻能自己胡思亂想的猜測,當然最後還不忘又對斥候補充瞭一句,道:“再探!”

僅僅隻是一刻鐘過後,斥候再一次快步而來,為瞭安全,騎馬是不被允許的,隻能抹黑走夜路,好在這幾趟一來二去也算是大致熟悉瞭路口,雖然一路也磕磕絆絆,但往返的速度明顯加快瞭許多,一路直奔許褚面前,道:“啟稟將軍,韓當的部隊動瞭,不過卻是將營地給團團圍住瞭。”

“合圍瞭?”許褚目光變得深邃起來,這韓當不會是打算要把他們全殲瞭吧,居然直接就選擇合圍,膽子還真是夠大,他就不怕自己的牙口不好,把牙都崩壞瞭?還真是超出瞭許褚的預料,旁邊一名偏將,道:“將軍,韓當的意圖已經很明顯瞭,我們準備吧?”

“傳令下去,所有人準備好火箭!”雖然許褚還沒有下令放火,但一句準備好火箭已經足以說明問題瞭,接下來就等他的一聲令下瞭,雖然放火燒瞭自己的營地有些可惜,可如果能大規模燒殺韓當的部隊,那這些損失也就不值一提瞭。

就在他下達瞭準備的命令之後不久,很快就傳來瞭韓當發起進攻的消息,許褚沒有猶豫立刻就帶著部隊靠近瞭過去:“準備攻擊!”

許褚下達命令,近衛軍立刻點燃瞭火箭,火箭立刻被點燃,下一刻,許褚一聲令下:“放!”

三千近衛軍同時拉動弓弦,火箭飛射而出,漫天火箭騰空而起,呼嘯著向大營的草垛射去,瞬間點燃瞭被澆過火油的草垛,一顆又一顆火球被點燃。

其實韓當已經發覺中瞭埋伏,隻是當他就要退出大營的一刻,沒想到異變就在這一瞬間發生,隨著一輪火箭射出之後,便是秣陵軍使用連弩射向九江軍的人群,因為火光沖天,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近衛軍的註視之下,無所遁形,立刻就出現瞭敵軍一片喊叫聲,在連弩的設計之下,九江軍四散躲避,但正在連弩的連續射擊之下,真能避開的隻在少數,九江郡就算不被弩箭射中,也會在烈火中被焚燒,當然其中更多的人安全還是逃瞭出來。

雖然比預期要差瞭很多,火箭和連弩並沒有對九江郡造成太嚴重的傷害,但真正起到作用的還是使得九江軍亂成瞭一團,如果他們依然有序,或許許褚還真的無法下定決心拼殺一場,但看著韓當部隊亂哄哄一片,這可不就是他近衛軍亂中取勝的時候?

近衛軍隨即在他的帶領下沖瞭出去,從三個方向同時朝九江軍沖擊。

大漢龍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