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8章白轉千回(31)

於是,樓千雪端著藥,跟著蘇墨白的下屬往後山的寒冰池去瞭。

寒冰池位置很偏僻。

樓千雪到瞭離寒冰池三四丈遠的時候,就感覺到瞭空氣裡的涼意,越走近,涼意就變成瞭寒氣。

現在是夏日,她穿得單薄,空氣裡浮動的寒氣讓她忍不住打瞭寒顫。

繞過一坐石山,寒冰池就呈現在樓千雪眼前。

寒潭上,白色的霧氣繚繞。

池邊,斜倚著一個白色的身影。

是蘇墨白。

看樣子,是已經昏迷過去瞭。

“姑娘,你把藥給我吧!”

邊上的屬下立即道。

樓千雪正有此意,她很快就把手裡的藥遞瞭出去,又極快地朝著蘇墨白走過去。

因為太冷,她身上已經起瞭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

蹲下身,才發現蘇墨白臉上紅潮一片。

樓千雪伸手摸去,卻又是一片冰涼。

她抬眸,對著邊上的下屬道:“快把藥給我!”

那下屬猶豫著道:“姑娘,要不要先把閣主弄出來?”

樓千雪一怔,又很快點頭。

那下屬看著她道:“那就請姑娘下水吧,我們都碰不得閣主,隻有姑娘可以。”

樓千雪眨瞭一下眼睛。

她先前就覺得有哪裡不對,現在,她終於知道瞭。

“他身上穿著衣服,怎麼會碰不得?”

按著樓千雪的理解,下屬把蘇墨白弄出來,根本不用碰到他肌膚。

還有那兩個青樓女子,既然碰不得,那就別碰,直接進入正題便是!

下一瞬,樓千雪臉色又紅瞭。

進入正題好像是要肌膚相觸的……

樓千雪斂瞭思緒,建議道:“你脫下外袍,把手包住,就能把他弄出來瞭。”

屬下哪裡不知道這個道理。

他之所以裝傻,就是想要樓千雪親自出手,等這姑娘和他傢閣主摸來抱去,事情不就水到渠成瞭!

沒想到,這姑娘還挺聰明,沒上當!

下屬又叫瞭兩個人過來,幾個都把手包得嚴嚴實實瞭,才把蘇墨白從寒冰池裡拖瞭出來。

樓千雪看著他身上不住地冒寒氣,心疼道:“還是弄回臥房去吧!”

於是,幾個屬下又把滴著水的蘇墨白弄回瞭先前的臥房裡。

因為沒法給蘇墨白換衣服,他渾身濕淋淋地就被挪到瞭床榻上去。

很快,他身下的被褥就暈濕瞭一大片。

樓千雪給他喂藥。

她很忐忑,不知道這藥到底有沒有用,若是沒用,就真的隻能去求奚隨南瞭。

門外的幾個下屬立著耳朵聽裡頭動靜。

聽瞭一會兒,就又開始竊竊私語。

“這姑娘絕對就是閣主的解藥!”

“嗯,隻有她碰得閣主,剛剛我們都看見瞭。”

“這姑娘好像是喜歡閣主的,看她眼神就知道。”

“但是閣主好像不喜歡人傢。”

“……這麼說來,倒真的有些開不瞭口,這姑娘一看就是權貴之傢的小姐,來頭肯定不小的!”

“所以閣主不敢輕易睡人傢啊,睡瞭就是個麻煩。”

“要我說,其實也不麻煩,娶瞭人傢就是。”

“閣主現在哪有心思成傢。”

“……唉,這回可真的難辦瞭。”

等幾人說完一圈兒,裡面忽然有瞭動靜。

是樓千雪的驚呼聲。

“姑娘,如何瞭!”

一個下屬朝門裡喊道。

門裡的樓千雪慌得六神無主。

那藥好像不僅沒用,還把蘇墨白吃得更難受瞭,他揮手,打翻瞭她手裡的藥碗。

微燙的藥汁潑瞭她一裙子,又順著大腿流瞭下去。

顯然,醒過來的蘇墨白已經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瞭。

他打翻藥碗之後,一把攥住瞭樓千雪的手,一個用力,就把她扯倒在瞭他身上。

他之前明明挺虛弱的。

樓千雪驚異於他突然而來的力道,以至於倒在他身上時,她沒有覺得危險,而是覺得自己的藥出問題瞭。

“蘇公子!是不是藥不對?你怎麼樣!”

她也是習武的,分別按住瞭蘇墨白雙手,堪堪制住瞭他。

蘇墨白動彈不得,那種灼熱感卻如排山倒海一樣洶湧而來。

寒冰池的作用一過,他底下又起瞭反應。

雖肌膚冰涼得可怕,內裡的邪火卻肆意流竄,通達四肢百骸,好像要把他整個人都燒瞭。

他面上紅潮更甚。

“把……把我送回寒冰池!快!”

蘇墨白以僅存的理智,低低吼出瞭這麼一句話。

他不願意碰樓千雪,更不願意讓樓千雪看見他此時難以自控的模樣。

喊完那句,他就掙紮瞭起來。

樓千雪顧不上多想,她迅速騎坐到瞭他腰上。

她的本意,是想按住蘇墨白,誰知,按是暫時按住瞭,可她卻僵住瞭。

蘇墨白難耐地哼出瞭聲。

樓千雪心口一震。

他的喘息漸漸重瞭起來,胸膛起伏著。

樓千雪眼眶漸漸紅瞭。

她幫不到蘇墨白,她熬的要不管用,她已經無計可施瞭。

“蘇墨白……”

她的淚滴掉在他臉上,又順著他的側臉滑落下去。

就在她手上力道稍松的間隙,蘇墨白猛然發力,他抽出手腕,又抱住瞭她腰身,迅速將人按向他。

如此猝不及防,樓千雪下巴磕在他肩頭,砸得太狠,疼痛之餘還有陣陣眩暈。

蘇墨白身上濕漉漉的,他翻身,將她壓在瞭身下。

“蘇公子!”

樓千雪對上他不復清明的眸子,心口發悸。

他眼裡沒有她,隻有濃烈的欲望。

樓千雪是願意的,但是她知道蘇墨白不願意,等他清醒過來,定然後悔萬分。

所以,她不能讓蘇墨白和她發生什麼。

“蘇墨白!你醒醒!我這就送你回寒冰池,你松開!”

大概是寒冰池三個字讓蘇墨白清醒瞭點,他手上力道小瞭些。

趁著這個時機,樓千雪掙脫瞭雙手。

就在她準備一鼓作氣將他掀開的時候,蘇墨白湊在她耳邊道:“我不想回寒冰池……”

樓千雪渾身一顫,她僵住瞭。

如果蘇墨白此刻真是清醒的,那他這話的意思……

樓千雪嗓音微微抖著:“蘇墨白,你……你知道我是誰嗎?”

蘇墨白的呼吸吹在她耳畔,酥酥麻麻。

他似是清醒又似是夢囈:“樓千雪……”

樓千雪一顫。

心口不知被什麼堵滿瞭,她閉上瞭眼,滾燙的淚珠從眼角滑往鬢間。

沒一會兒,撕裂般的劇痛襲來。

本王不吃軟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