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要麼是這三位官員打扮的人易瞭容行事,要麼是他們乃地方官員,但從京城的某位官員口中得知的這個事,然後說出去的。

於是這些當差的又立即到各個城門口處去查,結果發現今日進京的官員登記裡並沒有這樣的人,忙回去向李霈稟報。

李霈揉瞭揉眉,擺手讓他們退下。

按理說,這也算不得多大的事,但畢竟被歪曲瞭事實,而且受害者不止一兩個,所以他還是有些氣不過。

就在此時,劉公公進來道:“陛下,江首輔求見。”

李霈也正想和他談談此事呢,於是立即讓他進來。

江傳雄方才得知瞭此事,氣得差點跳起來,誣蔑他也就算瞭,竟然連皇上和江月棠也誣蔑,他可怎麼也咽不下這口氣,再說瞭,江月棠日後是要做官的,如今被這般抹黑,日後如何能挺直腰板做人?又想到這些造謠者對皇上的不敬,也非常擔心會激怒皇上,故急急來見。

江傳雄一進入英華殿便朝李霈跪下道:“因為月庭的成績之事而令陛下也被他人非議,實乃微臣之罪過,請陛下治罪。”

李霈忙示意他起身,道:“這分明是有人故意誣蔑,江愛卿不必抱愧。”

江傳雄坐下,問:“陛下覺得此事怎麼處理為好?”

他不是沒主見,其實他在來的路上已經想出瞭幾個法子,但他身為臣子,還是應該先聽聽君主的意見的。

李霈往靠背椅上微微一靠,整個身體便呈半躺的狀態,一手摩挲著靠手一邊答道:“朕已派人到下面去調查,不過調查瞭大半天也沒有實質性的進展,可見這是一起有預謀、有計劃的行動,而且行動的人興許還易瞭容。”

這也即是說雖然朝廷已盡力去查,但主犯卻並不容易查出來。

江傳雄也很能理解,因而拱手道:“有勞陛下瞭。”

“朕還會繼續派人去查,不過單靠這一條線也不行,最好能盡快地拿出行動來證明,如此謠言方能不攻自破。”

江傳雄點頭,道:“臣在來的路上想到瞭一個辦法——既然月庭的成績已引起瞭人們的懷疑,那麼,為瞭證明她的能力,最好的辦法便是直接再給她來一次考試,而且這場考試必須要邀請一批民眾前來見證。”

因事發緊急,他還沒有來得及告知傢人,所以這個想法也沒有來得及和傢人商量。他很清楚,再讓江月棠參加一次這個考核並且讓很多的人在周圍看著,這對江月棠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但這也是最能讓大傢心服口服的辦法。

隻要江月棠在此次考核中考出高分,就可以挽回她在民眾中的形象,也因此而讓她獲得更多人的關註。

李霈覺得這辦法挺好,遂點頭道:“就這麼辦吧。”

然後,李霈立即集合監考組的人來商量出題事宜,並商定考試在後天辰時一刻(七點十五分)舉行,地點在皓月宮,屆時將邀請一百名民眾前來圍觀。

得知瞭這個安排後江傳雄的心才稍微安定瞭些,於是告辭回府。

江府裡,陶老夫人和甄慧媛正滿臉愁容地在客廳裡低聲交談著。

她們剛從一名下人那裡得知瞭街頭上的謠言,都感到非常的氣憤和不安,為瞭不讓江月棠傷心,她們沒有馬上將此事告知她。

“庭兒的名聲都被毀瞭。”甄慧媛急得眼淚都快要掉下來瞭。

陶老夫人安慰道:“別太擔心,總有辦法的。”又說:“這次顯然是有人暗中使壞,眼下又牽扯到陛下,陛下肯定不會坐視不管的。”

甄慧媛點頭,不過依然一臉愁容。

眼下最要緊的是趕緊將外頭的謠言止住,而止住的辦法是什麼甄慧媛一時間也沒頭緒。

正當她愁腸百轉時江傳雄走瞭進來,她立即像遇到救星般迎瞭上去。

“庭兒的事,你都知道瞭吧?”甄慧媛問,原先一直忍著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滾而下。

江傳雄忙伸手幫她擦淚,輕聲道:“我知道瞭,方才我去見瞭陛下,陛下已召集監考組的官員開會,最後決定於後天辰時一刻在皓月宮再給庭兒舉行一次考試.......”

還沒待江傳雄說完陶老夫人就煞白瞭臉,皺眉道:“什麼?再舉行一次考試?”

“嗯。”江傳雄朝陶老夫人點頭,伸手扶著她說:“為瞭讓大傢心服口服,這也是沒辦法的辦法。”

“讓庭兒短時間內再來一次這般費腦筋的考試,我怕她承受不住。”陶老夫人擔憂道。

江月棠的傷才剛好啊,可別一下子就又病倒瞭。

江傳雄道:“庭兒的性格像我,緊要關頭時比平時還要堅強,我們應該對她有信心。”

“但她眼下正是需要休息的時候啊。”這話甄慧媛忍瞭忍,終歸沒有說出口。

她也意識到江月棠此次不得不這麼辦瞭。

“老爺,朝廷有派人去查瞭嗎?會不會是有人暗中使壞?”甄慧媛仰頭望著他輕聲地問。

“陛下已派人去調查瞭,目前還找不到制造謠言的人,因此想抓人也無從下手,隻好繼續找。”江傳雄答道。

“唉,”陶老夫人嘆氣道:“恐怕又是見不得我們傢好的人所為。”

“可不是?”甄慧媛也嘆氣道。

江傳雄好言安慰瞭她們好一會兒,見她們的情緒終於平靜下來後便去江月棠的房裡找江月棠。

江月棠睡著瞭。

自從頭部受傷後她一天中總要休息數次,每次都要休息近半個時辰,如此才能恢復先前的精力。

她方才是躺著看書的,所以此時手中還拿著一本書。

江傳雄不忍心吵醒她,便對梅香說:“待少爺醒來你讓他來我房間找我。”

梅香忙說“是”。

江月棠聽到瞭動靜,立即醒瞭過來,問江傳雄是不是有什麼要緊事。

江傳雄在她的床邊坐下,道:“今日早晨有人在坊間造謠,說你此次能通過考核全拜我私下裡跟陛下以及審卷官劉瑜明做瞭通融所賜。”

“啊?”江月棠眼睛都圓瞭。

大昭女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