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子檬成功聽到想要的答案,滿足一笑,笑的宋舒心中發慌。

“巧瞭!我手上正好有一份親子鑒定報告,證明你和夏思晨並非是父女關系。這個事兒你想怎麼解釋?”

夏子檬說著話,把那份鑒定報告放在瞭桌面上。

股東們一個個傳看,表情晦暗不明。

他們想到今天的場面會很激烈,卻沒想到這才剛剛開始,就如此精彩。

桌面下方,有個閃閃發亮的小機器黏在那裡,是竊聽器。

狗仔們為瞭第一時間獲取熱點新聞,也是無所不用其極。

聽到這裡,他們興奮瞭。

“另外,我這裡也有一份遺囑,是夏思晨幾年前留下的。再給大傢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律師。”

在夏子檬的話語間,大傢紛紛看向他身邊的男子。

溫雨柔這邊今天也帶瞭律師過來,所以這不稀奇。

“我是沈弋棠,來自美國WLRK律所,此次擔任夏小姐的律師,有什麼疑問大傢可以隨時提出。”

美國WLRK律所,這在外人眼中就是一個很尋常的名字,他們無法通過簡單的四個字母感受到其中的含義。

但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溫雨柔的律師聽到這話後,頓時就緊張瞭。

WLRK,那是多少律師夢寐以求的地方?

“美國的律師難道可以世界通用嗎?中美法律不同,你不會不知道吧?”

溫雨柔聒噪的聲音又響起,讓宋舒都恨不得堵上她的嘴不讓她說話!

“溫小姐…”她身側的律師表情復雜的沖她搖搖頭,示意她不要再出聲瞭,讓溫雨柔覺得不爽。

她說的有錯嗎?

美國的律師怎麼瞭?

從美國來的就能上天嗎?

有美國的律師執照就可以滿世界打官司嗎?

“國內司法考試我也通過,並且擁有合法的律師資格證。這一點溫小姐不必擔心。”

“啊,律師資格證。”角落裡一直在吃瓜的群眾易景琛,不時適宜的出聲。“這東西我也有,你們要是覺得沈律師不合適的話,我可以當小檬的律師。”

他的話讓場內陷入一片寂靜,起初大傢都覺得是個笑話,但仔細想想,堂堂易傢二少爺,會不分場合的開玩笑嗎?

夏子檬唇角微揚,淡定一笑。

她這算什麼呀?雙重buff加身,誰還敢招惹?

“我手上有幾分文件,來自兩人之手。一個是夏天集團已故總裁夏思晨,一個是夏天集團投資人林詩雲。根據這幾份文件,夏子檬目前持有夏天集團70%的股權。這是相關文件副本,大傢可以傳看。”

沈律師從不打無準備之仗,他把攜帶來的文件分發下去,默默看向瞭宋舒。

這個時候,宋舒的臉色已經很不好看瞭。

她真的沒有料到沈弋棠會來,而且會帶著這些東西來。

沈弋棠大學是法律系的,和林詩雲是同班同學,也是夏思晨的朋友。

這些她都知道,可她就是不知道,林詩雲和夏思晨到底是什麼時候去找的他,簽訂的這些東西!

她這些年一直暗中盯著那兩人的舉動,如果早知如此,她是絕不會讓今天的股東大會召開的!

嬌妻在上:易少,求輕寵!